guwenjun的專欄

首頁博文目錄訂閱
正 文

“守正出奇”方是產業正道--半導體產業發展中的知識產權思考

(2017/12/20 14:16)
標簽:半導體 知識產權
該來的總歸會來。這兩天針對中國半導體企業的訴訟成為產業的新聞。前有VEECO訴訟中微,今有美光訴訟晉華。這不,12月8日,美光科技在美國加州提起民事訴訟,控告聯電及福建晉華侵害DRAM的營業秘密。


看到美光起訴聯電和晉華的消息,我們十分感慨和難受。從今年年初開始,芯謀研究一直呼吁中國產業重視知識產權、重視技術來源、重視海外最近新出現的“訴訟大棒”的現象,并且也一直提醒中國公司做好被“起訴”的相關準備。在10月份,也發布了微信朋友圈,預測在2018年初會有此類訴訟和制裁的情況出現,沒想到業態的競爭比想象中激烈,兩個月不到,已經提前印證了我們的預測。
 
曾幾何時,產業內存在著以下三種思維,值得我們倍加警惕:
 
1:我們是國企,有中國政府投資,國際企業不敢告!


這種想法非常要不得!


先不說這種思路在國際上根本沒有市場:海外可沒有中國國資這一說,侵權就是訴訟,剽竊就要制裁。


進一步的,如果有了此類思維,堂而皇之的躲在國資的背后行侵權、復制之事,毀壞的不僅僅是這個企業、這個團隊、當地政府的聲譽,而是整個國家的信譽。無論是源于無知,或者是出于純粹對中國的偏見,海外對中國國資已經開始妖魔化,倍加警惕。假如以上思路泛濫,則國外企業、政府對中國政府、國資的偏見將被愈加放大,不可收拾,甚至達到國際雖大,但國資出海卻幾無立錐之地的境地。


更壞的是,一旦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況,坑的更是“踏踏實實、勤勤懇懇、自我研發、守正出奇”的真正好的國資企業。
 
2:我們市場在中國,只要不賣出國,國際企業告了也不害怕,大不了我只賣中國公司!


這種想當然的想法有些自欺欺人,掩耳盜鈴了。


首先,中國是全世界的加工工廠,再加上海外銷售渠道錯終復雜,在中國消耗的集成電路大多數最終以系統或終端的形態流入外國消費者手中。芯片廠商沒有能力控制產品是否流出中國,更沒有辦法阻止競爭對手分析自己的芯片是否侵權。其次,國內系統廠商如華為、中興、小米等都在走向國際化。一旦國內芯片廠商被告、被制裁,系統廠商也將不敢采購其產品,否則一樣會受到制裁。再次,一旦國內芯片廠商遭到制裁,供應鏈也會受到限制。屆時國外廠商不敢提供設備、材料和支持服務,被制裁企業將面臨“斷糧”的窘境。


市場是國際的市場,產業是全球的產業。國內企業應當胸懷大志,而非偏安一隅。當你還在悶頭國內出貨的時候,海外的對手也許早已經將“訴訟材料”準備妥帖了。待經營稍有不慎,待渠道稍有變化,對方就會當頭一棒。躲是不能躲一輩子的,我們立了雄心、發了壯志、投了巨資、做了道場,真的只是為了“偏安一隅”?還有,難道我們未來就要給國際市場一種,“中國市場是保護落后產能、保護知識產權剽竊者”的形象?這對于中國希望樹立的“國際大國、有責任、有擔當”的形象來說也是一種拖累。


中國產業起步孱弱,底子很薄。某些企業在起步的時候的確有一些瑕疵,當還是作坊式的時候,也許借鑒了海外的設計、海外的流程。但在過渡期之后,大家應該回歸自立自強,自我研發,將“自主可控”進行到底。未來我們要站著,也得把錢賺了!
 
3:別人告就告,花錢來解決,就是錢的問題,大不了賠錢,我們有錢!


半導體產業最近很熱,資金已經成了企業發展次要的問題,技術來源轉而成了主要的問題。在某些關鍵的方向上,壟斷企業害怕養虎為患,試圖將中國企業扼殺在搖籃里。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國內企業愿意付費也很難拿到技術的授權。在這種背景下,賠錢了事的思潮也逐漸有了市場。


不過,真到了市場真正競爭的那天,對方發起訴訟糾紛的目的很可能不是錢,而是命。限售、禁售,甚至巨額的、天價的、足以致使公司倒閉的賠償金,都是有可能的。而且,天價賠償之外,拖累公司整體發展進程、海外客戶的區別對待、國際聲譽的嚴重損失等代價,更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更可怕的是在此之后,我們的產業真有可能成為“豢養在國內的產業”,而不是“國際競爭”“全球逐鹿”的產業了。
 
上面的三種想法值得警惕! 在半導體美中爭霸的大背景下,我們產業發展觸及的是海外企業的核心利益,未來對方會用生死相搏的態度針鋒相對。如果真的侵權了,對手有一千種方式找到試圖遮掩的證據,也有一千種方式應對上面的“策略”。尤其是在投資規模在千億的大項目,“偷偷摸摸”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有正規的技術來源和合作伙伴。我們需要切切記住,“守正出奇”方是產業正道!
 
在中國越來越開放,融入國際化,承擔更多國際責任的當下和未來,規范、守則、遵法是越來越重要的。越是國企越要重視,因為還承擔著國企形象和國家形象!
 
再次回到本次讓我們非常擔心的晉華美光訴訟案。以上的三種思潮近些年在國內各地方上逐漸抬頭,但本次晉華的案例與上三種情形尚不相同。


這次的訴訟是偶發事件,晉華在本次訴訟案中也屬于無辜躺槍。美光做出的訴訟不是針對于知識產權的侵權,是根據美國反商業間諜法的商業機密部分。在本案中,UMC是需要負起責任的一方。盡管是臺灣本土公司,但UMC卻是美國上市的公眾公司,和晉華簽的協議都屬于美國加州管轄權下。在美被起訴的原因也有部分屬于觀念的差別,由于沒有美國大公司管理經驗,領導人對細節控制淡薄,對美國政府對上市公司的監管也缺乏重視,在技術來源處理上也欠妥帖。此外,員工的個人行為也會給晉華帶來損害。當員工換跑道的時候,拷貝資料、借鑒經驗有時候防不勝防。一旦從個人行為沾染到了公司,本土公司就百口莫辯了。為了跨國發展,公司在美國也有分部,直接暴露在海外監管的火力下,假如控制不力、內核不力,就很容易出現類似于本次的問題。做好內控、做好自查,是未來擺在國內三家存儲器主力面前的重要任務之一。
 
長江存儲、晉華、長鑫,是中國存儲器產業趕超路上的三駕馬車。晉華之外,長江存儲已將32層3D NAND芯片導入SSD內,并送樣驗證;合肥長鑫已明確與兆易創新的合作關系,并且長鑫的廠房建設已進入設備裝機階段。發展存儲器需要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和時間,開弓已無回頭箭,現今無論是長江存儲還是晉華、長鑫,任何一個存儲器項目都是關乎上百億元投入、關乎高端科技人才流向、關乎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是否能在存儲器領域實現突破的重大項目,因此存儲器產業是值得我們給予重視的產業,其中存儲器產業的專利問題和針對國內存儲器產業的海外訴訟是我們避不開的話題。


從這次訴訟案我們也需要從偶然中看出必然來,這個訴訟的發生時間是不確定的,但是“針對中國存儲器產業,一定會發生海外訴訟”是確定的。長江存儲是3D NAND 方向,晉華、長鑫是DRAM方向,但三者的最核心的競爭力都是先進的晶圓制造產能。長江存儲依靠Spansion技術授權成為自主研發的先鋒隊;聯電、晉華是臺灣-大陸合作新模式,開啟的是存儲器關鍵技術的合作突破口;長鑫、兆易創新則是國內企業自主研發DRAM技術的開創者。假如三者中任一模式走的通,未來將等同于是在鐵板一塊的巨頭壟斷市場中楔入了一顆釘子。這個釘子釘的是百億利益、千億市場,釘的是海外對中國的控制和拿捏,釘的是幾位巨頭三十年來的霸權。因此國內的存儲器業者,被幾位巨頭理所當然的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這次咱們真的是觸動了壟斷者的禁忌,對方才會全力反撲、刻意打壓、力圖扼殺。可以說訴訟只是形式,真實的目的還是海外的企業希望壓制、拖累、甚至完全阻礙中國產業的進展。


今天會訴訟晉華,明天就是長江存儲和長鑫;今天禁運中微,明天可能就禁運大江南北的其他設備企業;今天不采用訴訟的手段,明天也會采用價格戰、人才戰、客戶排擠的手段;今天國際企業壓制存儲方向的兩岸合資合作,明天就是半導體設備、材料、設計合資合作的全面打擊。這場戰爭,是避不開的、繞不掉、逃不脫的,躲不是上策,打才是硬道理。我們必然、必要也必須勇于直面面對!
 
芯謀研究呼吁國內企業重視知識產權積累,重視技術原始研發,更需要重視國際上競爭對手類似于訴訟的戰略性手腕。也希望晉華積極應對,多方反制,甚至嘗試一些反客為主的方法,早日贏得訴訟。存儲器是國之重器,必發展不可。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祝福晉華也祝福中國的存儲器產業在坎坷前行中踏出一片康莊大道來。

評 論
還沒有網友評論,歡迎您第一個評論!
博 主
進入guwenjun的首頁
博客名稱:顧文軍
日志總數:53
評論數量:163
訪問次數:317291
建立時間:2010/4/23 11:23
導 航
公 告
半導體產業知名觀察家,多個省市電子產業發展顧問。現任全球權威電子行業咨詢公司IHS iSuppli半導體首席分析師,負責中國電子產業和半導體產業發展研究。與眾多企業保持著良好的關系。擁有數學學士學位和微電子學碩士學位。
評 論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