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wenjun的專欄

首頁博文目錄訂閱
正 文

長假過后半導體產業新聞點評

(2015/10/26 11:40)
標簽:半導體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中秋國慶期間中國半導體產業喜事連連,新聞不斷。下面就是芯謀研究整理的中秋國慶期間的重磅新聞,以及芯謀研究的獨家點評以及分析文章。

 
一:落地:全球第六大晶圓代工企業力晶落戶合肥,新建12寸晶圓廠。

新聞事件:9月25日,全球第六大晶圓代工企業——臺灣力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赴合肥新建12寸晶圓廠的投資專案獲得臺灣地區投資審議委員會核準。

點評:

合肥經過多年積累,尤其是近三年的跨越式發展,在集成電路領域已經成為后起之秀,三年來有四五十家國際國內知名半導體企業落戶合肥。現在合肥具備良好的地理位置和交通優勢,電子產業基礎和市場都非常優異。而中科大、合肥工業大學以及多家科研院所則給當地培養了眾多人才。而加之京東方主要生產基地在合肥,毫無疑問,力晶選擇合肥是做了正確決定。

但對這個項目來說,力晶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首先從資金來說,這個項目力晶投資額度只有2.3億美元,對做一個12寸廠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后續肯定需要大額度追加投資;其次從技術來看,力晶落戶合肥的技術偏落后。臺灣投審會認為在合肥的技術落后臺灣“5個世代”!不知道是為了通過審查一開始被逼只能以落后技術入合肥,還是真的落后這么多。要知道現在大陸芯片設計(面板驅動)發展日新月異,在技術上和國際領先廠家差距在逐漸縮小。要想靠“落后五個世代”的技術在大陸拿訂單,基本是不可能的;最后因為力晶在臺灣頗受非議,之前又在大陸多個地市“談過項目”,導致業界對其評價不一。此次力晶首次在中國大陸建廠,希望力晶能夠以更多的投入、更先進的技術、更強力的團隊,在大陸以一個嶄新的面貌,從頭來過,證明自己。這不僅設計到力晶在合肥項目的業績,更關于力晶在業界和大陸的形象!

 


二:忽悠:蚌山區政府與天水華芯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簽署協議,由天水華芯電子技術有限公司投資建設安徽華芯集成電路研發生產項目。

新聞事件:9月28日下午,蚌山區政府與天水華芯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由天水華芯電子技術有限公司投資建設安徽華芯集成電路研發生產項目,該項目總投資32億元,分二期實施,一期投資22億元,二期10億元,主要建設世界主流、中國領先的6寸普通和專用的砷化鎵芯片,該芯片將廣泛應用于微波通訊、軍用雷達等領域。預計全部投產后年產18萬片,銷售收入超過24億元。

點評:

如果你不去搜索,估計沒多少人知道蚌山區在哪?而聽說過天水華芯電子的估計更少了吧。自己在半導體業界十多年,竟然也沒有聽說過這家公司,而問了身邊眾多朋友,竟然都不知道。看來真是孤陋寡聞,圖樣圖森破了。

砷化鎵市場確實很大,并且國內確實也需要一個專業的砷化鎵代工廠。所以幾年來,國內號稱做砷化鎵代工廠的有很多,但基本都是停留在“簽約”、“開工”和“宣傳”層面,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真正商業化、量產的砷化鎵代工廠。在如此空白的局面下,繼續出現這么多號稱“填補國內空白”,“第一家”的砷化鎵公司就不足為奇了。但是眾多大公司、眾多有基礎的地方都沒做成的事,一個在業內沒有聽說過的企業,一個沒有任何基礎的政府,能做成嗎?我突然感覺到“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地方政府選擇企業要看是否是業內龍頭,管理層口碑如何,公司是否在當下有能力投資,和本地基礎/市場是否吻合;而企業選擇落地地方要看重下面因素:產業基礎、人才基礎、區位優勢、市場基礎、政府效率和重視程度。最好能至少具備三個要素,最差也要具備兩個。

當然,過去幾年這種簽約多了,都號稱幾年后效益達到多少,收入如何,稅收怎樣,但到期后能回頭去看嗎?當年忽悠的指標有幾個達到了呢?這幾年這些事情層出不窮,業內也就見怪不怪了。不知道各位是否記得四年前九華山下某城市,有一個投資千億打造“中華芯都”的項目?不知道四年過去了,“芯都”建成否?



三:探索:紫光牽手西部數據,新模式能否實現“中”“西”結合?

新聞事件:9月30日,紫光股份與美國西部數據公司在美國加州爾灣市和中國北京共同宣布,紫光股份將以每股92.5美元的價格認購西部數據公司新發行的40,814,802股普通股,投資總額約38億美元,約為240億人民幣。交易完成后,紫光股份將持有西部數據公司已發行在外的約15%的普通股,成為西部數據公司第一大股東,并將擁有1個董事會席位。

點評:

1:不論從投資金額---38億美元,還是合作對象---西部數據,紫光入股西部數據,都是今年中國半導體產業最大的動作和新聞。(畢竟紫光美光之事是“一切都在緋聞中”)。

2:為紫光股份持續大動作,持續創芯的決心和努力點贊。這次入股西部數據,紫光是充分考慮了美國政府審批的可行性,對方公司管理層的融合等后做出的最具操作性、建設性、又具戰略性的一步!

3:和美光的緋聞是“投石問路”,摸石頭過河;而入股西部數據則是“戰略融合戰術,雄心考慮現實。紫光創芯開始將“理想”落地,夢想照進現實!為這種務實、變通且戰略戰術相結合的大手筆點贊。中國半導體的發展,需要“理想”,更需要“現實”!

4:雖然后續還存在審批的步驟,但有了美光事件的“投石問路”,這次紫光肯定是在做了充分、認真、嚴肅和權威的調研后,做出的動作,后續審批會很樂觀!

5:從紫光的布局來看,西部數據不是第一個大手筆,肯定也不會是最后一個!祝福紫光股份在未來創芯路上更加腳踏實地。這次是“西”部數據,未來應該是“中”“西”結合。

 


四:搶婚:瀾起科技宣布和Diodes競購百利通

新聞事件:9月30日晚,中國模擬芯片制造商瀾起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周三宣布,已向美國百利通半導體公司(Pericom Semiconductor)發出一項價值約4.30億美元的全現金收購要約,超過了本月較早時Diodes Inc提出的4億美元的收購報價。

點評:

1:這是中國公司第一次主動去搶別人。在之前武岳峰競購芯成半導體、CEC競購ATMEL時均遇到了國際公司的“搶婚”。但隨著國際并購的風起云涌,可以預料以后中國資本和國際公司的“搶婚”會成為“新常態”。而此次瀾起敢于“打響第一*”,為以后的“競購”摸索經驗,探求路徑,給出了一個模范的作用!

2:瀾起科技私有化后,業績依然高速增長,此次敢于主動以一個私有公司之實力,去和Diodes等上市公司競標,體現出自己的信用和公司的良好發展勢頭。

3:“搶婚”涉及多方面因素,被購公司管理層、董事會;競爭對手是否加價等多方面因素,預估需要的時間和流程會比較長,而后果也難以預測。對“第一個吃螃蟹先”的瀾起來說,無論結果如何,敢于邁出第一步,都已經值得贊揚!



五:淡定: Synaptics拒絕中國財團40億美元收購要約。

新聞事件:9月30日,有消息稱Synaptics拒絕了來自中國財團的近40億美元高價收購要約,拒絕理由包括“公司價值被低估”和“很難獲得美國審批”。

點評:

1:芯謀研究此前曾建議自己的一個客戶區收購Synaptics。此番主動通過消息人士防風,所謂拒絕絕對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芯謀研究認為對方公司提升股價,尋找更多收購者是最大目的。

2:都知道中國公司“有錢,任性”,很多欲出售的公司也把中國公司當成“冤大頭”,拉來抬價,或者通過各種手段自抬身價,狠狠宰中國公司一筆!所以芯謀研究建議中國公司國際并購要冷靜。隨著經濟形勢的低迷和半導體的低潮,“今時不同往日”,接下來的一到兩年時間里,眾多國際半導體公司的業績和市值肯定是“一場秋雨一場寒”。中國資本,要在并購中保持清醒的頭腦,切忌盲目追高,“買在頂部”,“砸在手里”。

3:他強任他強,清風撫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讓**再飛一會兒”。



六:加盟: 臺灣“存儲器教父”高啟將加入紫光集團!

新聞事件:10月5日,芯謀研究獨家獲悉臺灣半導體老將,存儲器領袖,南亞科總經理高啟全將離職,并加入紫光集團,出任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負責紫光集團的半導體存儲業務!

點評:

良禽擇木而棲 賢臣擇主而事!

高啟全在臺灣是響當當的人物!更是臺灣半導體存儲領域的產業領袖。1953 年出生的高啟全畢業于臺大和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早年曾在Fairchild和Intel等美國公司工作,1987年加入臺積電(曾任臺積電第一個晶圓工廠的廠長),后加盟臺塑集團創建并執掌南亞科、華亞科近20年。旗下南亞科與華亞科,在2014年實現營收超過1,300億臺幣,超過800億臺幣凈利潤。經營績效在美光集團中為領頭標桿。

窺一斑見全豹!從高啟全的“美光”到“紫光”,“臺灣”到“大陸”,看以看出產業發展多個趨勢。

一:紫光集團仍在堅持自己的“存儲器夢想”,并努力將“夢想”照進“現實”。以高啟全和美光的淵源與關系,“負責紫光集團的半導體存儲業務”的高啟全一開始料將會負責紫光和美光的溝通,爭取促成雙方的合作;

二:美光只是紫光的A計劃,結合前段時間紫光出資240億人民幣入股西部數據來看,紫光和西部數據的合作絕對不僅局限在“硬盤”上面,“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相信后續在存儲器領域,紫光還會有大動作。高啟全的加盟更加印證這一點;

三:“企業合作找龍頭,人才招募選精英”已經成為紫光發展產業的原則。通過紫光的運作:先并購優質企業,后招募產業精英,可以看出紫光的合作思路:和每個領域里面最優秀的企業合作,進入某個領域(手機基帶里面的展訊、手機周邊芯片的銳迪科、產業龍頭英特爾、通信設備里面的華三、存儲器里面的美光和硬盤領域的西部數據);再從全球招募優秀人才:原億陽通訊董事長任志軍、中國聯通于英濤,到高啟全,均是如此原則;

四:存儲器是兩岸半導體產業最大的短板和命門!臺灣有一批在存儲器制造領域具有豐富經驗的人才,大陸有雄厚的資金和市場,又有紫光等具有戰略、實力和信心的企業。在大基金和紫光等有實力的企業主導下,存儲器領域也將會給臺灣眾多優秀人才一個發展的大舞臺!

五:要指出的是,臺灣的存儲器產業“屢戰屢敗”,已經被證明是失敗的。Memory Foundry之模式,受制于人,缺乏核心技術,發展存儲器是行不通的。而這也是高啟全的心病。當然也相信紫光發展存儲器也絕對不會是Memory Foundry的老路。借助紫光的大舞臺,高啟全也將獲得機會在存儲器領域實現自己的夢想。從“美光”到“紫光”,高啟全獲得的是更大的舞臺;從“臺灣”到“大陸”,高啟全實現的是更大的夢想!

六:高啟全加入紫光,勢必會在兩岸,尤其是臺灣“吹皺一池春水”。希望不要被某些臺灣媒體再炒作成“紅潮”,“狼來了”,“大陸半導體的威脅”。目前全球半導體產業的龍頭還是在美國,而存儲器又被韓國掌控,兩岸還都在追隨。兩岸合作點頗多,臺灣的業界融入到大陸半導體大發展的潮流中,借助大陸半導體跨越式發展的大勢,才能更好發展。合作遠勝對抗,融入更超孤立。Kidding一下,就像高啟全的名字一樣,在臺灣可以做到某一個領域的“高”,但要想“全”,則必須在大陸!

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泥濘---另個角度看高啟全加盟紫光

10月6日,臺灣南亞科技公告總經理高啟全離職,證實了芯謀研究(公眾號ICwise)的判斷。相信高總加入紫光的公告也會很快浮出水面。高總帶著臺灣“存儲器教父”的光環隆重“登陸”,確是兩岸半導體產業的重磅新聞,自是引起廣泛關注和討論。在“喧囂”和“叫好”聲中,芯謀研究(公眾號ICwise)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高總的加盟。

對高總而言,年逾花甲,功成名就,本該閑云野鶴,怡享天倫,然“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在自己的職業生涯后期毅然選擇了全新的舞臺,從“故鄉”到“他鄉”,集“畢生之名”于“收官之戰”,肯定思慮再三。然“暮年壯心”,奮力一博,能否開辟自己的“又一春”,在掌聲和喝彩聲中,壓力與挑戰或許更值得關注。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泥濘。

第一:“光環”之“光”能否融入“紫光”之“光”?

帶著臺灣“存儲器教父”光環的高總閃耀登場,自是掌聲一片,然此“光環”之“光”能否融入“紫光”之“光”,高總需要適應的不僅是紫光的文化和理念,更要適應自己的心態調整和角色轉變。不少“高大上”的國際職業經理人能在國際公司的文化中“游刃有余”,但在本土公司中卻未必能“接地氣”。外企“風風光光”,內企“窩窩囊囊”,并不鮮見。從“臺灣”到“大陸”或許只要兩三小時,但從“南亞”到“紫光”,高總或許需要更長的時間。

紫光是一個“獨一無二”“個性明顯”的企業。掌舵人“烙印明顯”,尤其近幾年擴張迅速,可以說是“百業齊發”。在強勢掌舵人的“指哪”戰略布局下,執行層的“打哪”的戰術執行能力要求非常高!對雙方來說,既非“青梅竹馬”,亦非“相交多年”。雖“相見恨晚”,然雙方相處仍需時間,雙方磨合更需“智慧”。“蜜月期”到“生活期”,若想激情仍在,這需要藝術與運氣。

誠然,紫光非央企,亦非“國企”,相對關系簡單,決策程序高效。但從“故鄉”到“他鄉”,能否融入和適應紫光的文化或許是高總最大的挑戰。

第二:DRAM: Do Right A Memory?

毫無疑問,高總要圓紫光的DRAM夢想。然現在時刻DRAM之難或許是“做個夢,想一想”。在存儲器中,Nor Flash越來越No,NANDFlash仍是很NAN(難),然DRAM是否就是Do Right A Memory?

對DRAM來說,既要面臨著后PC時代市場萎縮的挑戰,更要應對英特爾和美光科技推出的全新“3D XPoint”存儲器。同時在現有競爭格局中,三星、海力士和美光的“寡頭壟斷”也是橫亙在后入者面前的三座大山。

雄關漫道真如鐵,要想“邁步從頭越”,這需要高總的智慧,更需要紫光的“運籌帷幄”。或許雙方可以將寶壓在“美光”之上,而高總也有信心幫助“美光”變“紫光”,但涉及到政府審批,時機選擇等諸多因素,“美”和“光”能否“喜結連理”,這需要太多運氣!然一旦“美光”之事“夢想破滅”,立志發展存儲器的紫光或許會將重心轉至Flash,而這并非高總之強項。或許杞人憂天,或許悲觀保守,然此時此刻,“美”光之事可能很大程度上決定雙方能否“美夢成真”。

第三:業績與責任同在,挑戰共機遇一體

紫光非“國企”,亦非“央企”,作為一個完全市場化的企業,進入任何領域,“賺錢”都是考慮的第一要素,對存儲器亦如此。

紫光大手筆攬才,“有求必應”,給高總搭建“盛大舞臺”,肯定期待“精彩演出”。從紫光的價值觀:“價值等于業績加忠誠”;人才使用原則“爵以功授,職以能分”來看,高總未來的盈利和業績壓力和“舞臺”一樣大。

作為一個高度市場化的企業,紫光從市場上募集“真金白銀”,資本回報壓力重重,導致對每個業務要步步為“盈”。本來“存儲一入深似海,何時盈利誰人知”,產業規律使得存儲芯片經常大起大落:一賺賺三年,一虧虧三年。”雖然當下進入“寡頭”競爭后,“過山車”會大大減少,但這個“做存儲器比坐直升機還冒險”的產業(原美光科技CEO Steve R. Appleton所言。其很喜歡冒險,喜歡俯沖直升機。在一次出事故后,對勸阻他“放棄這個愛好”的朋友說到:存儲器我都做,還有比存儲器更冒險的嗎?最終不幸逝世于一次直升機事故。),盈利,持續盈利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艱難的挑戰!

更關鍵,對高總來說強項和經驗在于Memory Foundry,以Memory Foundry經驗來撬動整個存儲器產業并非易事。同理紫光也不可能采用Memory Foundry模式發展存儲器。而在未來如何發展好存儲器,這還需要高總“活到老,學到老”。從制造之“高”到“技術、設計和市場”之“全”,或許就像其名字,能否承“高”啟“全”,這需高總之智慧,更需紫光之布局!

積極的結果來自積極的心態。縱有千難萬苦,高啟全還是“作別東邊的云彩”,“追逐心中的夢想”,或是“胸中自有溝壑”的淡定,或是“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情懷。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有著紫光的大力支持,有著大陸業界的祝福,相信高總很快會發現原來“他鄉即故鄉”,因為“心安之處即故鄉”,“夢想實現的地方即故鄉”!



七:過關: CFIUS通過華創收購豪威科技的審批

新聞事件:10月6日,華創投資收購美國豪威科技(OV)獲得CFIUS(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通過。

點評:

好事多磨。看似“預料之中”的結果,卻有著曲折的過程,而這對中國資本的收購也有著重要的意義:

1:這是第一次中國資本收購美國公司,一個完整的過程給后面的并購有著重要的啟迪和借鑒意義。不同于展訊、銳迪科和瀾起等“開曼公司”的私有化,豪威科技是一個“真正”的美國公司---位于美國特拉華州。在私有化的過程中,下市流程以及CFIUS的審批對開曼公司和美國公司是不一樣的,所以豪威科技順利獲得審批通過,對中國資本后續的并購有著充分的借鑒意義。畢竟隨著中概股公司的私有化,以后中國公司并購的將大多會是美國公司。“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同理,并購的一個完整流程,審批流程,應對準備,問題回答,如何解釋,這些看似微小細節的“一著不慎”卻可能導致整個并購的“滿盤皆輸”。“前車后轍”,希望華創開啟的“良好的開端”能為中國資本未來的并購帶來“成功的一半”。

2:市場化的企業/基金并購,或許更容易被美國認可。當中國公司對美國公司的并購“接二連三”時,本來就對中國半導體崛起防范的外國政府更是收緊了對中國并購的審批。以CFIUS為例,對外資并購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直接通過,第二階段全面審查。據悉,現在只要中國企業收購美國公司,幾乎都不可能直接在第一階段直接過關。而對有國資組成或者國企/央企的并購更是嚴格。前段時間爆出的美國觸屏技術廠商Synaptics拒絕來自中國“國企”的收購,以及 “skyworks20億美金收購PMC-Sierra”中,就有中國某央企/國企財團被對方以“很難獲得美國審批”為由直接拒之門外。

而市場化的企業或者基金,在并購中則相對容易過關。所以國際并購中,國企/央企有可能導致國際公司的“排斥”,以及外國政府審批時的“百般刁難”,加大并購的難度,反過來更使央企對并購缺乏信心,形成惡性循環。建議央企可以考慮與民營企業、產業資本一起聯合收購。與其“主動碰壁”,不如退而求其次,甘做“小股東”。或許這是國內眾多國資屬性的企業去做海外并購時的“明智之選”。



八:辟謠:針對某些關于大陸DRAM發展的謠言,不得不再次辟謠。

新聞事件1:10月7日某媒體言之鑿鑿說“京東方攜手爾必達前社長斗法紫光DRAM”。主要謬誤有以下三個:北京紫光集團原本握有中央授意的DRAM主導權;合肥京東方找來爾必達(Elpida)前社長坂本幸雄團隊自行研發DRAM技術;傳出廈門市政府也是鴨子滑水在進行此事,搶了一些前爾必達員工想要自建DRAM技術。

點評:

作為業內權威研究機構不得不再次辟謠:

1:作為一個市場化的企業,紫光做存儲器完全是自己“盈利”的舉動,并沒有中央的授意,更談不上主導權!真正代表中央意志的大基金也在積極發展存儲器。某種意義上二者是不同路線的選擇。如果臺灣媒體想了解紫光是否是為了“盈利”,是否是“中央授權”,可以去找臺灣“存儲器教父”高啟全請教下。他和紫光溝通過多次,對紫光的運作和存儲器規劃會非常熟悉;

2:京東方并沒有做DRAM。之前有韓國媒體曾經臆想京東方做存儲器,當時自己辟謠過。某種意義上來說,京東方是芯謀研究的第一個客戶,京東方的集成電路產業規劃就是芯謀團隊來做的,當時我們就建議京東方不要進軍存儲器,而是做與面板相關的半導體,我們在北京和王東升董事長及其相關團隊溝通三次后,王董和京東方認可了我們的建議,放棄了存儲器的想法。臺灣媒體說京東方和爾必達前社長坂本幸雄斗法紫光一說完全沒有任何根據;

3:我可以透漏一些與之相關的準確信息:可以確認的是坂本幸雄目前在合肥,并且做DRAM,但是并不是和京東方,而是某些更具存儲器產業資源的企業合作。經過積累,合肥在DRAM產業鏈上確實具備了較強的實力,目前有幾個超強的企業支持,并且以坂本幸雄為首,召集了原爾必達團隊的主要精英;

4:原先爾必達團隊后來創業的主要分為兩撥:最主要的團隊目前在坂本幸雄的帶領下在合肥創業;另一波以原CTO安達隆郎為首的人馬在和國內另外一個企業和地方政府合作,但并不是廈門。所以目前爾必達主要人馬都已經“名花有主”了,廈門政府怎么可能“搶了一些前爾必達員工想自建DRAM技術”?以為靠幾個下面的員工,就能攻克存儲器這座大山,這家媒體也太低估廈門政府的智商了吧!

這是一個咨詢高度發達的時代,也是一個謠言遍地的時代。然“吹盡狂沙始到金”,結果會公道地給出評判!

新聞事件2: 有臺灣媒體報道“清華紫光正在將收購目標瞄準NAND閃存廠商SanDisk和東芝”

點評:

今天有臺灣媒體報道“清華紫光正在將收購目標瞄準NAND閃存廠商SanDisk和東芝”,結果很多媒體朋友向芯謀研究及我求證。

作為第一家報道告紫光欲收購美光,第一家報道紫光入股西部數據,第一家報道高啟全加入紫光的嚴肅媒介,作為對國內存儲器產業發展研究較深的分析師,鄭重辟謠,上述消息完全是臆想及謠言。希望大家睜大雙眼,勿信謠傳謠,避免無意間對相關企業和產業發展形成不必要的干擾。



九:成長:人回到了故鄉,心留在了遠方

自己喜歡唐詩,然劉皂之名今日卻才得知。不曾想,第一次讀其《旅次朔方》,心扉就被打動。而結合今天自己改票提前返回上海,發現和作者當時的心境竟然高度一樣,感慨萬千。

旅次朔方(又名渡桑乾)

劉皂(另說作者為賈島)

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

無端更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

寫的真好!簡單的詞語讓人動心。結合自己這次國慶回故鄉之旅更是讓自己共鳴!

因有親人在家,以及對故鄉的思念,自己今年早早就休假,返回故鄉-——寧陽,陪爸爸過中秋,用“陪伴”來詮釋自己的“孝心”。然而因有別的事情,自己沒能在家過中秋。本想國慶在家待的更久,來彌補,更讓自己“久思故鄉”的心融入到故鄉,放松,輕松。

以往,自己是特別想回老家的,不僅有家人,有同學,有老師,有朋友,更是自己的心多年來還一直停留在故鄉,對故鄉的牽掛、思念、留戀藏在內心的最深處,而每逢佳節只是點燃了這種情緒。或聚會,或探親,或返校,不過是這種情緒的體現。而在游子心中,故鄉永遠是自己的港灣,可以讓自己躲風避雨。故鄉,是對一個男孩的庇護。

這是去年國慶節期間,自己回寧陽時寫的一首詞:

二十年來求學,兩千里地周折。人情世故使人憔冷暖炎涼并肩挑。幾曾心緒消?

一旦遠離故鄉,懷念青春篇章,最是今天重聚日,笑談應兌當年約,把酒對同學!

今日觀去年之詩,還是自己這種“男孩”情緒的體現。

然而,這次,自己卻想早點返回上海。頗有些“客舍上海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寧陽。終得重返寧陽地,卻望上海是家鄉。”家人很不理解自己為何這樣折騰,拖家帶口,攜孺帶幼,又退票,又買票。我卻對太太說:這是自己真正成熟了!

或許自己真的長大了,內心開始擺脫對故鄉的依賴;或許今年創業后,自己對事業更加關注,憂患意識讓自己早點回到工作;或許自己真的成熟了,對責任理解的更深刻,主動迎接更多風雨和挑戰。或許更是當一個“男孩”成為“男人”,“依賴”變為“責任”,“事業”開始“超過”生活,“責任”大于“情感”時,必經的一步,成熟的一步。這就是成長的歷程。當《大話西游》里面至尊寶不情愿,卻又必須帶上緊箍咒,去挑戰牛魔王的時候,去面對自己的命運的時候,就完成了一個“男孩”到“男人”的轉變,他成熟了!

或許今年自己也如是!創業后,對同事的責任,對公司的牽掛,對產業的憂患,時時刻刻在自己的內心激蕩,在自己的腦海留戀。雖不能說“輾轉反側”,但“日思夜想”卻是常有之事。以往回到老家,心情立馬放松,精神立刻輕松的狀態卻一去不復返。雖然回到家鄉,但“內心”卻再也回不來了。停留在了工作,公司,產業。。。。。。

這是對還是錯?皆言老總最風光,又有誰知創業苦。或許此刻自己才真正理解毛爺爺為何那么多年不回韶山,才真正讀懂他的“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對比看來,自己還是更多了些兒女情長!

心往之處是故鄉,吾心安處是故鄉。這就是成長,這就是成熟。


評 論
3樓 52RD網友 發表于 2015/10/30 11:41 回復
不知道最后紫光能做出啥東西 拭目以待
2樓 52RD網友 發表于 2015/10/27 13:52 回復
有人說你是專業寫軟文的, 不好意思, 拿我剛才的評價 你就不用看了,看了你也不會有何改變。
1樓 52RD網友 發表于 2015/10/27 13:50 回復
看不出作者的憂慮,作者對紫光收購動作 過度吹捧。收購西部數據,真的賺到了嗎? 這么高價收購,占部分股權,居然被你吹上天,不至于吧? 紫光收購的錢來自哪里,作者是否可以正視? 收購后,成功如何,咱們可以拭目以待, 不會像作者說的那么好(有好的成果 出現), 但是否會像 學校的科研基金那樣 大部分 打水漂,這個也說不準。
博 主
進入guwenjun的首頁
博客名稱:顧文軍
日志總數:53
評論數量:163
訪問次數:335483
建立時間:2010/4/23 11:23
導 航
公 告
半導體產業知名觀察家,多個省市電子產業發展顧問。現任全球權威電子行業咨詢公司IHS iSuppli半導體首席分析師,負責中國電子產業和半導體產業發展研究。與眾多企業保持著良好的關系。擁有數學學士學位和微電子學碩士學位。
評 論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表